Fanfic: 【犬狼】Damaged goods by Guessingguessing (Free to read, 564,411Clicks)

Description:

一些成年人说来说去说不清楚所以让他们说清楚的无伏地魔全员HE AU标题来自歌曲《damaged goods》—-Gang of Four

Characters:

Creator Chose Not To Use Archive WarningsSirius Black/Remus LupinSirius Black Remus Lupin Harry Potter James Potter Lily Evans Potter Nymphadora TonksAlternate Universe – No Voldemort Friends With Benefits Angst Oblivious

Summary:

Summary:

一些成年人说来说去说不清楚所以让他们说清楚的无伏地魔全员HE AU标题来自歌曲《damaged goods》—-Gang of Four

Notes:

Warning: 犬狼双方均有与第三人情感关系暗示

Chapter 1

Chapter Text
1.哈利得知黑魔法防御课的授课教师变动是在自家的早餐餐桌上,一切都进行得很祥和,他的麦片龙正在木桌上吐牛奶,他的母亲看了他一眼,饱含“你最好待会自己清理”的警告,而他的父亲正在准备拆开今早猫头鹰送来的信件阅读,身为傲罗的詹姆刚出完一个长差,今日可以不去魔法部报道。而这个时候,一声熟悉的爆裂声在他家的客厅响起,哈利差点吓掉了勺子,尽管他听出了这移形换影是由他的教父发出,但还是觉得惊讶无比。因为就他父母和他共享的观点看来,西里斯布莱克只有在作为大脚板的时候才有早起的习惯。“月亮脸要回来了!”他的教父穿着一身紫色的丝绸睡袍,不停挥舞的手上还有一些类似猫头鹰啄咬留下的伤口,哈利真想知道那只猫头鹰是怎么把西里斯弄醒的。激动得有点过分的男声从客厅渐进:“你看到了吗叉子!这家伙终于知道芬兰那地方一点也不适合他居住,而且教授,梅林啊,掠夺者要当教授了——你能想象那群被我们烧过的画像的感受吗?”莉莉咳嗽了两声,快步踏进家门的西里斯这才意识到哈利还在餐桌上,但他依旧笑呵呵地先去和波特先生击掌,两人高兴地交换了几句“这太棒了兄弟”之类的评价(意思是带着更多形容词,例如棒得像炸掉房屋之类的话),然后哈利收到了肩上富有力道的一捏。“你要有新教授了!哈利,月亮脸可是我们当中最适合当老师的人,邓布利多早就该聘他来而不是让那个什么鼻涕……”这下轮到詹姆咳了两下,西里斯双眼和他不解地对视了一会儿,然后才在老友的示意下看向莉莉。而红发女人只是平静地往她吐司上抹果酱,正当小天狼星放松下来准备责备他的老友过度警惕的时候,莉莉开口了:“我早就知道了。”这下西里斯愣在了原地,他总是生动卷曲的发丝都像一下子耷拉下来,而詹姆的声音有点太高了:“你早就知道!?莉莉……但为什么……”“莱姆斯给我写信了,几个月前他答应下这个职位之后给我写了信。”莉莉看着丈夫的情绪肉眼可见地开始波动,才继续补充:“因为他要找一间不是独栋房屋、配有家养小精灵的公寓,并且不需要一个称职过头的家装设计师。”詹姆挠了挠头发,而被点到名字小天狼星毫无愧疚只有不甘:“他给你先写了信,还在几个月前,还叫你帮他的忙!”黑发男人震惊地转头看向詹姆斯:“叉子,你老婆在和人出轨,那人还是莱米。”“过分热心的家装设计师”(詹姆斯在上个学期里已经拆了两次哈利的房间因为他要“做点不一样的装潢”)本人只是埋下头笑:“鉴于她一直在控诉我和你在出轨,我们已经达成协议不要让出轨这件事影响到我们夫妻关系。”“这是赤裸裸的背叛。”西里斯控诉道,身旁的哈利为了教父带来的清晨情景剧偷笑,没注意有只麦片龙已经带着牛奶爬到他的睡裤上,男孩惊叫了一声,莉莉扶额:“回去换掉裤子,哈利,还有,记得一会儿下来把你的桌子清理干净。”虽然小波特先生很想辩驳这只是一个清洁咒就能解决的问题,但是他意识到这可能是詹姆常说的“成人时间——这可是我有孩子之后获得的最高贵的名词”,于是他转头上了楼。而楼下的大人们等到他的脚步声彻底消失之后才继续谈话,西里斯自然地坐了哈利的位置,詹姆递给他一包麻瓜超市买来的曲奇。“我猜这是我们要谈谈彼得相关事宜的讯号咯。”西里斯随意地撕开饼干包装,眼神远没有语气来得自然。“他只是做了自己的选择。”莉莉叹了口气,旁边詹姆的眼神也由此加深,而西里斯嗤鼻道:“那他就是选择去给福吉舔屁股了?我真不敢相信,莱姆斯这么信任他,彼得曾是他的朋友,也曾是我们的朋友。”“彼得依旧是我们的朋友。”詹姆轻声说,在收到西里斯不满的瞪视后解释道:“只是我们不再像从前那样了,大脚板,我猜我们都得学会接受。”“接受什么?接受他用尽全力推广黑暗生物管理进行吗?叉子,他也在那,他和我们一起陪莱姆斯度过了那么多个月圆,他怎么能这么做?那该死的法案。”西里斯咬紧了后槽牙咆哮,而坐在他对侧的莉莉只是对他点了点头:“没人能够完全明白对方的想法,我想,也许支持福吉对彼得来说是更简单的选择。”“那他就是个该死的懦夫!”西里斯气鼓鼓地总结道,詹姆在一旁点头,伸手拍了拍黑发男人的肩膀。“魔法部的手还伸不到霍格沃茨,所以莱姆斯不会有事的,别太担心了大脚板。”莉莉喝了一口茶安慰道。长发男人沉默了一会儿后点了点头,然后他抬头,灰色的眼睛真诚无比地问:“所以,莉莉。”这还是这个月他第一次正确地叫出莉莉的名字。——“月亮脸究竟哪天回来?”詹姆闻言也殷切的望着自己的妻子,这是两人百试不爽的绝招,更进一步的小天狼星就会立刻变成黑色大狗趴在莉莉脚下摇尾巴,比他表面上显现得更加粘人。“我答应过莱姆斯。”红发女巫捂住额头,都懒得去责怪丈夫没有和自己站在一边(又一次)。“你了解月亮脸,”西里斯哄骗性地解释道:“他实在是太正经了所以会错过完全正常且正确的乐子。”“这可是月亮脸七年来第一次回英国!”詹姆夸张地比着手势:“求你了甜心,我们得搞个派对,还有他的房子在哪?我们得做一个——”后半截话被吞回他嘴里,“——一个盛大的暂时装潢,用清洁咒就能完全解决那种。”莉莉好笑地看着她的丈夫拍着胸脯保证,她停顿了好一会儿才开口:“虽然我答应了莱姆斯,但我也认为欢迎派对更重要。”两位成年已久的男士站起来击掌欢呼,就像压在赛哨上进了魁地奇最后一个球一样兴奋,莉莉只是指挥到:“现在,西里斯,去厨房给你自己弄一杯茶,然后把你放在詹姆这的衣服穿上去魔法部报道。”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